笔趣阁小说网 > 网恋对象是我哥 > 第 2 章 第 2 章

第 2 章 第 2 章

  “Sugar~Yesplease~”

  电话铃响,欧美情歌在小院里回荡。

  “刺头,想我没?”傅辞接起电话,听筒里传来男声,语气跳脱,音调偏高,透着一股子不正经的气质。

  “罩子啊?想你了呢,人家可想你了。人家一个人孤苦伶仃,好惨的。”听到听筒里的声音,傅辞感觉心里的郁结之气一点一点散去,笑着答话。

  “……”对面听着傅辞的骚话,登时无言。

  “哎呀,你什么时候来看人家,没有你我承受不来……”笑得像熟透了的稻穗一样的傅辞正在酝酿怎么接着骚下去,忽然看见一辆车从不远处驶来。

  熟悉的车牌号。

  傅辞的骚话戛然而止。

  车停,一个戴着墨镜身形高挑的人下了车,默默不语,冰山气息扑面而来。

  当然,只看脸是这样。

  连上整颗脑袋和整个躯干看……这个人头发染得五颜六色,牛仔裤穿得破破烂烂,花色T恤衣角上卷,显得没个正形。

  傅辞似乎是习以为常,三步并做两步上前臂弯勾住人脖颈,手臂发力把人压得弯下腰,“罩儿你怎么来了?不提前通知我,差评,退货退款,一百万,赔来。”

  “罩儿”哼了一声,一只手虚拢住傅辞的腰,腿上出力撞人膝弯,再用肩膀顶人肩背,傅辞倏忽没站稳,撞在“罩儿”手上又被扶起立直。

  那人直起身取下墨镜,露出一张挺俊俏的脸,嘴角向右扬:“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。”

  “切,就你那命,倒贴我都不要。”傅辞觉得空气有些闷,指尖勾下黑色口罩。

  “……得,小兔崽子能耐了你。”

  “罩儿”看了眼傅辞,越过他直直走进别墅。

  “那么自觉?”傅辞看着人背影,喃喃说道,旋即跟上了他的脚步。

  而当事人闻言只是耸了耸肩。

  “噔噔噔”。

  高跟鞋踏在楼梯上的声音又响起,顾歆和付泽锐下到了一楼。

  “罩儿”看见两个人,笑意逐渐敛去。

  傅泽锐依旧穿西装穿得笔挺,和此人不修边幅的模样相去甚远。

  傅泽锐摸了摸鼻梁,笑着上前伸手,显然想和他握个手:“小昭啊,这些年带小辞,辛苦你了。”

  只见他伸出手,草草搭向傅泽锐,毫不在意地握了个手。

  顾歆有些尴尬,笑着指指沙发:“你好你好,来沙发坐会?”

  “罩儿”看了眼顾歆,向傅辞比划一个手势叫他走近,待人上前,他直接把手搭上了傅辞的肩膀,语气毫不客气:“不了,谢谢。我来只想说,你们怎么做决定怎么过日子我掺合不了,不过傅辞是我一手带大的,请好好对他,要出了什么事,我会再来,骂你。”

  一字一句,铿锵有力。

  “……”

  傅泽锐和顾歆听了这番话,依旧想打圆场:“能出什么事,放心吧小昭……”

  “罩儿”直接打断傅泽锐的话,看着二人的脸说道:“我带小辞出去玩玩。”

  看傅泽锐点了点头,他直接搂着傅辞走出别墅,从裤兜里拿出车钥匙,傅辞坐进了副驾驶。

  “罩子,去哪?”傅辞咧嘴笑着拍了拍人的肩膀。

  “想去哪?今天听你的。”褪去一身的锋芒,“罩儿”又恢复了吊儿郎当的模样,手握在方向盘上,微微侧目看着人。

  “干嘛突然讨好我?”傅辞调笑道,“我……我倒是没哪特别想去。”

  听了前半句话那人几乎被气笑了,打着方向盘把车往前驶去,也不说话。

  车上了高速。

  傅辞嘴巴闲不住,搭话:“诶,你刚那话说得好牛逼啊。”

  “那可不,也不看看我是谁。”此人笑的时候嘴角只翘一边,看起来像是在刻意耍帅。

  傅辞夸道:“不错,帅炸了。”

  那人突然没了声,傅辞奇怪地看向他。

  “谁叫你小子非叫我罩子,那行,老子就罩你。”声音突然沉下来,只有车轱辘驶在高速上的风声作响。

  “罩儿”叫许时昭,是傅辞的舅舅。

  大龄青年,却拥有一颗未泯的童心。

  没有固定的工作,却有不知道从哪来的钱,搞得傅辞一度怀疑他是抢银行的。

  “到底去哪啊?”傅辞闻言默了半晌,最终还是瘪瘪嘴,开口问许时昭。

  “游乐园。”

  傅辞接着问:“为啥?”

  “你这小屁孩年纪,就该去游乐园。”许时昭说得义正言辞。

  “咋的你看不起我小?”傅辞瞅人一眼。

  “我?你啥时候会读心术了?我就是看不起你小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大约是嫌车里闷,即使在高速上,许时昭也把窗户开了一半。

  傅辞问他为什么不开空调,他只是笑笑,说:“空调吹的风有一大股子汽油味儿。”

  窗外的风撞击在车身和车玻璃上,撞得呼呼响,两个人说话不大声吼都听不清,也就没了聊天的兴致。

  游乐园人很多,远远就能听到游乐设施区传来此起彼伏的尖叫声和呼喊声。

  “刺头,过山车敢吗?”许时昭斜撇了嘴角笑着看人,五颜六色的头发上了发蜡,又穿着一身奇装异服,在人群中格外引人注目。

  傅辞矮了许时昭几公分,却生得鼻梁高挺,剑眉星目,二人并排走一起引起了无数女孩子的回眸。

  “叮”一声响起,傅辞掏出黑色手机,点开熟悉的对话框。

  我的王:我的骑士。

  傅辞顿了顿。

  我的王:爱你还是更爱你,这是一个问题。

  ……

  傅辞边走路边思考着如何回复,没看清路上的坑坑洼洼,不留心猛地向前一跌。

  突然被人像拎小鸡一样揪住后领提了回来。

  霎时间被勒住气管,傅辞咳了起来,脸憋红了大半。

  “哟,这是在跟女朋友聊天?笑成这样。”许时昭调侃道。

  “滚,屁的女朋友。我他妈不早恋。”傅辞咳得眼泪都快出来了,依旧不忘怼人。

  “嗯,不像某人,连早恋都不行了。”傅辞稳住气息,最后又补了一刀。

  “……”许时昭看着傅辞的作死的笑,考虑着待会要不要把他放上摩天轮就自个直接回家。

  许时昭是傅辞妈妈的亲弟弟,比傅辞大了二十一岁。

  也就约等于傅辞一出生,就被丢给了许时昭带。

  那时候许时昭年少轻狂,领着小崽子天天游山玩水,在傅辞哈喇子和鼻涕蹭的满脸都是的年纪,心底是极其崇拜许时昭的。

  虽然许时昭的头发今天一个色明天一个色,后来直接染成了七彩公鸡,傅辞还是很崇拜他,舅舅管他不多,每次管他却都能让他心服口服,傅辞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人格魅力。

  再到后来,傅辞个子越拔越高,开始挤兑许时昭“老”。

  许时昭每每压抑下把小外甥扫地出门的冲动,在心里默默:我养大的,随我,随我。

  然后和小外甥处成了忘年交的兄弟情。

  扯扯嘴角,许时昭面色不大友善,买完票直接拉着傅辞坐上四环过山车。

  一声不吭系好安全带,过山车缓缓向前,扑面而来的清风吹上傅辞双颊,面上尽是凉意,心里却是滚烫。

  肾上腺素随着过山车的运行极速飙升,傅辞头脑发热,失重的快感层层侵袭,方才略微的恐惧很快被兴奋取代,风扑打在皮肤上有些生疼,处在极高之处俯仰而下,远方青山白云尽收眼底,他感受到自己粗重的呼吸声。

  此时身侧人的手倏然覆上了他的手。

  “叫出来,喊出来!”

  傅辞感受到许时昭掌心的温度,听着依稀被吹散在风中支离破碎的言语,看着眼前极速掠过的每一帧风景。

  喊叫声呼之欲出。

  破膛而出。

  一切都找到了宣泄口。

  傅泽锐顾歆什么的!有过远滚多远吧!

  心底深处的情绪随着过山车的运行消散在阵阵劲风中,消散在渺然的空气里。

  痛快地喊叫,和身旁懂自己的人。

  傅辞突然觉得,人生该是痛痛快快不管不顾的,昨日往事如流,明日涛声依旧。

  他甚至想让时光定格在这一刻,没有必须应付的人际关系,只有一个知己,和一腔少年热血。

  下过山车,傅辞双脚着地,大脑突然感到一阵眩晕,双眼一黑。

  “哎哟,你小子不行啊,才坐一趟过山车就这样。”

  一双手稳稳从身后扶起自己。

  傅辞扯了扯嘴角,难得一次没有回怼某人。

  坐完过山车,脚踩在地上,一种极不真实的飘然感油然而生。

  夕阳将至,二人并肩走在树荫下。

  傅辞抬手揉揉疲惫的眼眸,搭话道:“我好他妈厉害,刚说叫你来看我你就来了。”

  许时昭嘴角扬了扬。

  傅辞看着那人被风吹乱的“七彩公鸡头”,突然笑得岔了气。

  低下头看眼手机,模糊中瞥见“我的王”又发来了几句话。

  我的王:骑士,一日未见,莫非你找到了王的替代物?

  骑士:我的王,我只忠于您。【俯身将唇吻上人手背】

  傅辞玩得尽兴,此刻心情大好,回消息都回得越发勤了。

  带着笑意回复着不知名网友,傅辞耳畔飘来一句话,嗓音低沉,约莫是玩得疲累的缘故,许时昭的嗓音显得有些沙哑。

  “你妈不管你,那就我来管你。”

  傅辞手一顿。

  许时昭悠悠叹了口气:“你走了我一瞬间还真不习惯。”

  傅辞沉默半晌道:“谁走了,你说吉利点。”

  许时昭:“……”

  傅辞用指腹蹭蹭鼻尖,侧目扫视了人一周:“对啊,我走了没人陪你玩,你很寂寞,我能理解。所以,罩儿你是时候找个女朋友了。”

  许时昭:“?”

  傅辞继续自顾自说道:“你这条件虽然算不上多好,但也算不上多差吧,长得也勉强还能看,应该会有女的瞎了眼看上你……”

  许时昭:“……”老子发善心带小兔崽子出来玩就是个错误。

  傅辞:“我跟你讲,咱身为男人,不谈恋爱不结婚,你这一生就不完整。况且你这一把年纪了……”

  许时昭直接打断傅辞不要命的胡言乱语:“小兔崽子,你说谁一把年纪了?”

  傅辞:“……”对不起,我的错,告辞。

  回到别墅,天色将晚。

  傅辞睨了一眼白瓦房,慢吞吞地踱步前行。

  目之所及的小屋远远处却突然闪出一个长发身影,惊得傅辞停下了脚步。

  http://www.biqiugexsw.com/60_60624/15586101.html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iugexsw.com。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xsw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