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小说网 > 网恋对象是我哥 > 第 4 章 第 4 章

第 4 章 第 4 章

  “哎!您要烧饼么?”注意到了来人的目光,烧饼小推车前站立的长发女子施施然抬头,做起了宣传,“吃了咱的烧饼,包您上课不困,学习不累,月月考第一!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……啊。”

  女子话音顿住,大概是看眼前的蓝衣少年过于眼熟,却又一时忘了在哪见过,满脸冥思苦想的痛苦模样。

  这边,傅辞也有些发懵,试探道:“秦……姐姐?”

  女子愣了愣,旋即恍然大悟:“哦!小辞?”

  这个这个这个卖烧饼的,居然真是秦逾他姐叶景言?!

  傅辞正了正面色,点点头应声。

  叶景言眨眨眼,问道:“你在这个,金猴中学念书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傅辞不动声色别开了视线,看着天上丝丝缕缕的白云:“是啊,这名字挺不错吧,哈哈哈。”

  叶景言挽袖拂了拂面上不存在的汗珠,很配合地跟着笑了笑。

  金猴中学,不但名字取得宛若智障,也是一所以教学环境混乱著称的中学,远近闻名,过路的行人都尽量绕着学校走,传言道,这所学校的学生可是敢随便打人的。

  学校里的学生大多只是想混个毕业证,老师也不太爱管,任他们闹去,只要别闹到派出所一切都好说。

  据说,金猴中学鱼龙混杂,小小年纪逃学群架开房的比比皆是。曾经这里还发生过一起命案——大概讲的是一个男生强迫一个女生,女生抵死不从然后从高楼一跃而下血溅当场。

  不过吧,这事情,咱也不知道,咱也不敢问。

  被人看到他在这样的破烂学校,傅辞本来是无所谓的,但是这个人居然是以“卖烧饼”的身份遇见,二人之间的氛围莫名尴尬起来。

  “叶……姐?你以后都在这卖烧饼么?”傅辞脸色不太好,改口后找了个合适的称呼,问道。

  “没。应该就卖几天,感受生活,感受生活嘛。”说完,叶景言夹了个烧饼往傅辞手上塞,“人生在世,就是要多过几种不一样的日子,一辈子都一个模样多没意思。诶对了,那么早,没吃早点吧。姐请你。”她笑得开心,不是那种客套寒暄的笑,是真的发自内心的高兴,虽然这么一笑,显得她的嘴巴又大了一号。

  “谢谢叶姐。”傅辞心底很赞同这套理论,加之情绪被眼前的人带动得活跃不少,就说道,“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我明天就带人来买你的烧饼。”

  “啊哈哈哈哈哈好啊谢谢小辞——逾逾可喜欢吃我做的烧饼了呢,正宗。”

  临走时叶景言依旧在大笑,进了学校之后傅辞耳畔似乎都还环绕着那人魔性的笑声,堪称魔音贯耳。

  揉了揉眉心,傅辞啃完了最后一口烧饼,转了个拐角,进到高二(2)班教室。

  天蒙蒙亮,一丝朝霞的辉光从窗外扑洒进来,傅辞抬手挡了挡,回忆了一下自己的座位,扔下书包,张扬地坐下。

  时间还早,教室里没有人,校园里一片静谧——

  “嘭!”

  物体碰撞的声音,响声巨大。

  傅辞皱眉,探头朝窗外声源看去。

  操场宽敞,清晨的露水似乎还沾在大片的人工草皮上,莹莹泛光。

  操场绿色草坪上站着两个人——校服蓝白相间——他们年级的校服。

  其中一个头发染成黄色,另一个是寸头——

  桌椅被傅辞匆忙起身撞得歪斜,少年没有回头,直直向操场奔去。

  “□□妈的傻逼玩意!老子的场你他妈的都敢用!打篮球,打你妈篮球!老子把你的头拧下来当篮球投!活腻了就给老子死!”傅辞跑得气喘,远远就听见黄毛骂人的话,热血一股子地涌上脑袋,更加发狠地跑。

  此刻,黄毛狠狠一拳打在了寸头的小腹上,寸头抬手想反抗,却被身高高出自己半个头的人捏住手腕,紧接着他腰部又挨了一个重击,痛得眼眶发红,却死死咬唇,没有发出声音。

  黄毛怒极,拳上丝毫没有留力道,如此打下去小寸头怕是得骨折。

  终于,傅辞喘着粗气停在二人面前,深深吸一口气,直接上手!

  黄毛的拳脚被一个人截下,颇为恼怒,更是用尽蛮劲地往人身上招呼。

  黄毛长得高,身形壮,力气大,靠蛮力在金猴中学称王称霸。

  听得眼前穿着中规中矩的男生冷哼一声,他更是来气,一拳一掌地打,却都被人堪堪避过,打到最后直接往人脸上发狠,那人也毫不示弱,挨了几下之后,他感觉自己脸颊唇角火辣辣地疼。

  直至一股热流从鼻孔中流出,黄毛狠狠把人甩开。

  傅辞情况也不太好,太阳穴青了一块,嘴角应当是裂了,喉头涌上一丝丝的甜腥味。

  寸头看着两人分开,按住发痛的小腹搂住傅辞,傅辞依旧喘着气,看着黄毛慌乱地找纸巾止鼻血,分神冲寸头笑了笑。

  末了,黄毛恶狠狠瞪了傅辞一眼,那眼神里似乎有“你小样完了老子记住你了你活不过明天了”的意思,傅辞却轻描淡写地耸了耸肩,拍拍寸头,说了一声“给老子滚”。

  嗓音低沉沙哑,少年眸光中满是阴翳。

  黄毛愣了愣,呸了一声,走了。

  傅辞看着人背影,身子软了下来,呼出一口气,示意寸头一起上楼。

  走在楼梯上,傅辞问道:“诶,你咋回事啊,刚开学就给这傻逼盯上。”

  寸头背着书包,声音有些哽咽:“我就想去练会篮球……他娘的这人直接就拿我撒气。”寸头声音软软糯糯的,像个女孩子。

  “哎,停停停,止住。我被打了那么多下都没哭呢,停!”傅辞看那人的眼泪在眼眶里直打转,高声喝了一声。

  “哦……哦。”寸头被吓得直接把眼泪逼了回去。

  傅辞看了看人,安慰道:“……没事,男人,少不了挨几回打。”

  “打就打了,皮肉之伤,又不会碍你什么,该怎么学篮球怎么学,该怎么考试怎么考,别管这些傻逼。”

  “嗯……嗯,好。”

  寸头满眼崇拜地看了看傅辞。

  “……”咳,是我魅力太大了吗?抱歉,我以后会注意收一收的。

  教室里三三两两来了几个人,嘈杂了不少,傅辞带伤进门,大家也都见怪不怪。

  把离开时撞乱的桌子拼回原位,傅辞揉了揉头发,烦躁。

  坐下,脚蹬在桌两旁,少年趴下,把头埋进臂弯,阂眼,睡觉。

  睡梦中隐隐约约听见有人在叫他。

  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背。

  不耐烦地抬头,一声“操”破口而出。

  “他妈的滚,老子要睡觉。”说完这句话,傅辞复又趴回原姿势。

  “……”

  寸头又拍了拍他的背,说道:“呃……辞哥,校长叫我们。”

  傅辞屈了屈手指,脑海里迟钝地琢磨这句话的意思。

  校长?

  哦,好吧,不能睡了。

  傅辞风风火火地起身,又带歪了一系列桌椅,他依旧眉宇微蹙,迈着修长的腿大步向前。

  寸头咋舌,径直跟上那人脚步。

  傅辞在心里纳闷:咋回事,这些老师不是都不管打架的么。莫非开学第一天要来一次杀鸡儆猴?

  兀自扯了扯唇角,专心看路。

  敲门进了校长办公室,第一眼便看见黄毛站在校长桌前,一副虚心认错的模样。而校长座位上坐了一个男人,神色严肃,一身西服,桌上泡了一盏清茶。

  傅辞呆了一秒钟:“……”

  这这这,这他妈的,不是原来那个校长!

  “嗯,我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李,你们的新校长。老王校长辞职了,选了我做新校长。”

  “早上有路过的老师看见你们在打架,我调了监控,的确是。”

  新校长风度翩翩,说出来的话却冰冷毫无温度。

  旁边站着两名女教师,早上一起进了学校,看见三个人打架,没有上前劝架,远远绕过他们,又走在路上调侃了几句,好巧被这位新校长听见,非得揪着问出三个人在哪里打架。

  这位李校,有点不一样啊。

  “校规写得清清楚楚,打架,写检查,请家长。”

  “一人一份1000字检查,下周一升旗仪式念,明天,叫你们家长过来。”

  寸头欲言又止。

  傅辞倒是觉得没什么,请家长于他,家常便饭。

  大不了回去跟许时昭解释一下事情缘由,再孝敬点什么东西,说不定许时昭不在家,这件事就这么了了——

  不,不对。

  很不对。

  傅辞突然想到了什么,深深拧眉,瞥一眼依旧欲言又止的寸头,心底沉沉叹息,说道:“校长,这事吧,真不怨我们。我们,身为五好青年,从来不去招惹是非。奈何这是非啊,它偏偏要主动招惹上我们,我们也很无奈啊,是这位——喏,这位黄头发同学,先动手的,我们逼不得已,出于正当的自卫之心,只能还手了。”

  寸头站在一旁,不注点头表示认可。

  傅辞看看形式良好,继续瞎扯:“哎,校长,您可一定得明辨是非,还我们一份清白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李校默然皱了皱眉,眸光似剑盯着一直喋喋不休的少年。

  “校规上写了,打架,就是有错,就得惩罚。”

  “况且我看监控,是你自己凑上去打他的。”

  傅辞摸了摸依旧有些辣痛的嘴角:“我不凑上去,由着他打人?”

  李校端起茶杯,抿了口茶水:“你可以,告诉老师。”

  这时,一直沉默的黄毛突然开口,道:“校长,是这样的,我早上到学校想打会球,就和这位同学商量分场地,这傻……霎那间,他就开始骂我!我一时冲动,就打了他,是我的错,我本来都打算赔礼道歉了的,谁知道这人还带了帮手,一个劲往死里打我,他妈……妈知道了一定很痛心。”

  傅辞:“?”

  寸头:“?”

  校长又偏头看了看二人,等待解释。

  傅辞冷哼一声,听着人的胡言乱语,懒得辩解,耸了耸肩,权当默认。

  “打架,一个巴掌拍不响,无论你们到底谁动手在前,都有错,就这样吧,检查,请家长,务必,记住了。”李校冷冷地下了最后通碟。

  出办公室门,黄毛瞥了二人一眼,眼里俱是嘲讽与不屑。

  傅辞脸色阴沉,丝毫没有搭理来人的挑衅。

  他现在,担心的问题,是请家长啊!

  若不是现在许时昭不在身边,他还真懒得解释这幺蛾子事。

  不过,解释了一句后发现解不解释都没差,他也就闭口了。

  傅泽锐,名义上的父亲,除却一层血缘关系,他和他几乎算得上陌生人。

  操。

  傅辞掏出手机,通讯录里找到许时昭,发送消息:舅,在?请家长。

  许时昭秒回:哈哈哈不巧不巧,在出差。

  寸头看着傅辞越来越阴沉的表情,回教室半路糯糯地问他:“辞哥,怎么了?”

  傅辞瞥了一眼人:“没事。或者……有事,借我个家长?”

  寸头:“?”

  傅辞悠悠叹气:“算了,别借了,没人生得出我这么帅的儿子。”

  寸头:“???”

  傅辞继续叹气:“哎,长得太帅也是一种烦恼啊。”

  寸头:告辞。

  坐回座位上,指节习惯性地搭上太阳穴,无意触到了伤口淤青,傅辞恼得低骂了一句,想想新校长的语气,请家长应该是逃不过了。于是解了手机锁屏,在通讯录里搜出了傅泽锐的电话,拨出。

  http://www.biqiugexsw.com/60_60624/70315045.html


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www.biqiugexsw.com。笔趣阁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:m.biqiugexsw.com